尊孔独中电子教育系统‧孩子上下课父母收简讯‧学生一触报平安

尊孔独中电子教育系统‧孩子上下课父母收简讯‧学生一触报平安(吉隆坡28日讯)在治安不靖的年代,每位家长都想牢牢掌握孩子的行蹤,尊孔独中校方就因为深谙天下父母心而从香港引进感应式“电子教育系统”,并由该校资讯处主任林文钦编写一套“简讯报到程式”,然后由校方与电讯公司携手创设“孩子到校离校,家长马上接到通知简讯”系统,藉此让家长全面掌握孩子到校和离校的时间,从而确保孩子的人身安全。学生被绑架、学生离家出走、私会党入侵校园、女生被强暴或被拐带等“校园问题”日趋严重,许多家长为此忧心忡忡,深恐自己的孩子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为助家长消除此一忧虑,尊孔独中遂交由林文钦编写一套“简讯报到程式”,一方面可以保障学生的安全,另一方面可以减轻家长的忧虑。林文钦接受《》访问时说,香港及台湾多所中小学早已普遍推行简讯报到系统,而且效果不错,于是,尊孔校方也决定仿效这种做法。据悉,尊孔独中是大马首家引进及採用这项系统的学校。校方只花2千元买数据机其实,国内多家独立中学已採用感应式的电子教育系统,记录学生的出席率,以取代旧时人手点名的制度,然而,不同的是,林文钦首创先河,为电子教育系统附加简讯报到系统的功能。“2009年9月,学校装置了电子教育系统后,与电讯公司合作,待校方拟好文字内容后传送给电讯公司后,再由后者发放简讯给家长。但这个做法并不自由,且面对的技术障碍比较多,为此,我便编写了一套简讯报到的方程式,以便连接电子教育系统的资料,然后通过数据机发送简讯通知家长,有关孩子抵达及离开学校的时间。”他披露,初时,校方以为要花一笔庞大的费用来推行这个独特的简讯服务,没想到只需购买区区2000令吉的数据机,便搞定此事。“有了本身的软件方程式,电脑就被充作手机,作为编写及传送简讯的媒介。整套系统就如同手机传简讯,我们一样每个月要花钱增值来发送简讯。由于这是我们自己撰写的软件方程式,因此并未触犯任何条例。”校内实施打卡制度尊孔独中资讯处主任林文钦说,校方通过“简讯报到系统”及“电子教育系统”这两项精密系统,在校内全面实施“打卡制度”。“在这项系统下,每名学生都持有一张‘智能卡’,他们到校和离校时都需以卡触碰设在校内的电子教育系统仪器,届时,数据机(Modem)就会发送简讯通知家长有关学生到校和离校的时间。”学生于早上7时到校上课并逐一经过教学大楼门口时,都会主动拿出附有照片及个人资料的“智能卡”触碰装置在门边的一架辨识仪器,2秒钟后,父母便会收到简讯,显示孩子已抵达学校的时间。随着学校装置了感应式的电子教育系统,并于去年5月正式施行传简讯制度后,有关服务不但成功简化学生和父母之间的联繫工作,即避免学生必须设法致电通知父母已放学,同时也方便父母掌握学生行蹤,减少匪徒下手机会,让许多父母既安心又感激。校园诱惑多家长忧心尊孔独中训导处主任黄耀弘说,基于尊孔独中处在闹市之中,校园周围尽都是吉隆坡的旅游胜地,前有茨厂街,附近又有金河广场及时代广场,为学生带来重重诱惑,使得家长常向校方申诉,担心孩子们会到这些地方流连而旷课。他说,许多父母过去一直尝试向校方申请让孩子携带手机到学校,以便能在第一时间查询孩子的去处,但基于校规禁止学生带手机上课,因此,校方一直未给予批准。“资讯处主任林文钦因考虑到家长的忧心,便编写了一套关于简讯报到系统的软件方程式。”没“打卡”一律视为旷课尊孔独中共有3处教学大楼设置感应式的“电子教育系统”,无论老师和学生抵达或离开学校,第一件事就是要拿出“智能卡”碰触感应系统,否则一律视同缺课或旷课。资讯处主任林文钦披露,每当学生到校后把智能卡放到感应系统扫描时,电子教育系统就会将资料链接到每间课室的电脑,老师一进入班上,首先就会查看系统里的出席名单,以确定学生们都在课室。他说,若学生上学和放学时忘了扫描智能卡,以致电脑系统里没有记录,那幺校方就当作学生旷课一次。因此,学生一旦忘记带智能卡来上学,就必须马上通知训导处。“一旦错过处理时间,系统就会直接将学生列为缺席,并发送简讯告知家长,孩子未到学校。”操作初期常延发简讯尊孔独中推行简讯报到系统初期,一度因系统操作不稳定而出现简讯延发的问题。一名家长披露,有一次,她的孩子放学平安到家后,她都还未接到简讯,直到她半夜睡得朦朦胧胧之际,手机却突然响起简讯的铃声,把她吓醒,原来那是有关系统传来的“学生报到简讯”。她说,她也曾试过孩子在上学后都没接到简讯,令她不禁担心起来,马上致电校方询问。虽然初时面对系统不稳定的困扰,但有关问题已获解决,因此,这名家长觉得上述简讯系统有其存在价值,因为她可以通过这项系统确定孩子是否已安全抵达学校,且可以由此掌握孩子放学后抵达家门的时间。家长月缴10元运作费去年共有500名学生参与简讯制度,今年初中二至高中的学生就有300人参与。由于校方每月需缴付发送简讯费用给电讯公司,所以,使用有关系统的家长每个月需缴付10令吉给校方,以充作运作经费,不过,校方并未强制所有家长“签购”这项服务,因此,家长可自行决定。尊孔独中资讯处主任林文钦说,校方目前每个月花在简讯的费用大概是2000令吉,而从学生缴付10令吉的收费中所获取的盈余,则另外充作发送校务通知予家长的简讯费用。“2简讯系统除了通知家长有关学生到校和离校的时间外,校方在新学年开始时,也会传送入学通知或相关事务给家长。去年A型(H1N1)流感肆虐时,校方也是通过简讯提醒家长注意孩子的卫生。”逾千学生须耗2小时发送针对家长投诉“简讯报到系统”迟至半夜才传来简讯干扰家长一事,尊孔独中资讯处主任林文钦解释,这是因为学生都集中在同一时段抵达学校,当电脑系统在同一时间接受太多学生到校的通知讯息时,很可能因一时无法处理完毕,以致拖缓传发简讯的速度。每封简讯须2秒他说,每封简讯的发送时间是2秒,因此,若电脑及电讯公司在高峰期期间要迅速发送数百则简讯,难免会出现减缓的情况。“去年,我在发送一封校务通知给全校1790名学生时,全程耗去2小时才发送完毕。”为了舒缓网络塞车的情况,林文钦在上学及放学的打卡高峰期,每隔3分钟就去查看操控系统的电脑,一旦发现有一堆简讯累积而拖慢了网络速度,他便会用人手操控方式,协助系统传送“报到简讯”给学生家长,因此,该校家长已越来越少收到“迟到简讯”。可通过简讯请病假家长收到校方简讯后,可以回覆有关简讯。尊孔独中资讯处主任林文钦说,他所编写的软件方程式特别之处,是允许收件者回覆系统所传送出来的简讯。他说,家长若对校务通知内容有所疑惑或有疑问时,可以通过简讯询问校方。“即使是孩子生病了,父母也可发简讯通知校方,并代孩子请病假,以免孩子因缺课而受到纪律处分。”家长的反应掌握时间接孩子◆家长:陈玉梅陈玉梅有3名孩子在尊孔独中就读,她说,她每天早上虽亲自载送孩子上学,但为了避开校门前的车龙,她唯有把孩子放在富都车站附近,让孩子步行一小段路到学校。“我放下他们后不久,收到‘报到简讯’后就能清楚知道他们是否安全抵达校园。放学后,孩子是搭轻快铁回家,一旦我接到他们离校的简讯,我就能预设30分钟的时间,才到轻快铁站接他们回家。”她认为,这项服务不错的地方,在于能限制孩子的行蹤,使得孩子不能随便旷课到处溜达。“曾有一次学校很迟才发简讯通知我,只要延迟的时间不长,我是不会立即向校方查询孩子的行蹤。现在系统稳定了,比较少发生延发的情况。”确保孩子没逃学◆家长:谢添寿谢添寿说,“简讯报到”服务很好,因可让家长确定孩子是否已到校或离校,确保孩子没有逃学。“我过去都是依据日常放学时间来预测孩子可能已放学,但自从校方提供这项服务后,有时候当孩子因参加课外活动而比往常迟回家时,我就能从中知道他是否已离校。”学生的反应不必致电通知父母孪生姐妹蓝顺慧及蓝顺敏(18岁)蓝顺慧及蓝顺敏是受访母亲陈玉梅的孩子,她们说,她们向来都是搭乘轻快铁回家,每次放学,两人就得找公共电话联络父母,让父母预算时间来接载她们。“许多同学都要打电话联络父母,所以都需要排长龙等候使用校门外的公共电话。不过,自从学校推出简讯报到服务后,我们再也不必打电话通话父母了。”蓝顺慧披露,早前系统不稳定时,她们以为父母已接到简讯后会来轻快铁站载她们,岂料妈妈当天没接到简讯,导致她们在车站等了一段时间。“我们等一阵子后觉得不对劲,找公共电话打给妈妈,才知道妈妈没收到简讯。”她们也提到,有些同学因自觉自己已能独立,所以不需要依赖简讯报到服务系统。父母算準时间载我谢佳哲(15岁)谢佳哲说,他可以接受简讯报到服务,并不会介意让父母掌握他的行蹤。“我平时都是搭轻快铁回家,然后走路8分钟便到家。如果遇到下雨天,已经知道我放学离开学校的父母,会推算时间来车站载我。”/独家报导:林宝慧‧2011.03.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