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Wade 美元见顶 请再三思

Keith Wade 美元见顶 请再三思

各国政策周期不同步的状况将会持续,预期美国联储局将会进一步收紧政策,而欧罗区、日本及中国的政策将维持宽鬆或进一步放宽。预期英伦银行将会跟随联储局的加息行动,但在2016年8月份前不会实施。

美元是否因此会进一步升值?继2015年录得9%的升幅后,美元或会出现获利回吐。有部分证据显示,美元在联储局开始收紧政策后已经见顶,印证了「就传言买入,就事实卖出」的说法。

两方面因素支持美元走势

目前尚是加息初期,但自联储局加息以来,至今为止美元仍维持稳固。我们仍然认为,美元将受到对美国有利的息差所支持,特别是兑欧罗。另一项可能为美元带来支持的额外因素是,中国有望实施新的滙率制度。虽然官方并未公布改变人民币参考美元滙率的定价机制,但中国人民银行于去年12月11日的公告,指出实施有效滙率的好处,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将「带来更全面及準确评估市场状况的途径」。若人民币开始参考贸易加权货币篮子,透过美元兑人民币升值,则美元兑各主要货币(如欧罗或日圆)的升势将会扩大。继去年11月份有效滙率回升后,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贬值,近期的动向显示此举或已开始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与8月份的情况相反,市场对于最近的人民币走势反应冷静。虽然这情况可能不会持久,但却显示经过夏季股市下跌后,投资者对人民币贬值已作出更好部署。与此同时,人民币已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而中国人民银行已明确表示,在中期内会逐渐对人民币实施浮动滙率制度。

虽然中国人民银行已指出,中国经济相对强劲、生产力提高及其他基本因素将为人民币带来支持,但在过去几年, 中国外滙储备持续下降,显示上述因素已被目前的资金外流所抵消。因此,近期人民币走势或会下跌。

已发展市场没有通胀问题

这种情况的主要结果是,中国带来强劲的竞争将增加全球其他地区的通缩压力。因此,在2016年内,通胀不会成为已发展市场的问题,而与中国有直接竞争的行业将进一步下跌。这种情况亦会抑制利率升势,并可能拉阔服务业强势与製造业疲弱的差距。

更令人担忧的是,人民币持续贬值亦可能引发新一轮货币战争的风险。日本央行或会密切关注相关动态。儘管我们认为,现阶段日本不会增加质化量化宽鬆(QQE)计划规模,并预期2016年日圆兑美元将维持稳定,但鉴于近期中国的动态,此观点的风险明显增加。此外,虽然现阶段日本央行有信心通胀将会回升及达到2%的目标,但工资增长方面尚未加快,而这是可持续增长的必要条件。

就此而言,现时判断美元走势逆转还言之过早,而受惠于息差及中国方面的动态,2016年美元或会进一步增强,这种情况或会打压商品价格及新兴市场表现。

倘经济衰退将致美元转势

若联储局加息周期受到威胁,投资者将会质疑美元的强势是否稳固。目前,我们预测联储局将会暂缓加息以配合总统选举,但在此之后将会继续加息,并于2017年上调联邦基金利率至2%。

如无意外,最有可能导致美元升势终止的原因是,市场对于通胀回升至目标水平丧失信心,或者发生严重经济衰退。通胀方面,虽然我们认为来自中国的通缩压力加剧,但这主要将对商品价格产生影响。服务业价格或会维持稳健,并抵消这种不利影响,从而使整体通胀保持稳定。例如美国方面,商品与服务价格之间的差距或会扩大。

低油价将推动美家庭消费

经济活动方面,美国经济衰退仍是一项风险,并是我们的预测情况之一。除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之外,美元升值以及信贷市场遭到抛售(孳息率及息差持续扩大)导致美国金融状况紧缩。信贷抛售是一个忧虑,因为这会增加资本成本,但这主要集中在能源行业,我们需要观察这是否会对整体银行借贷产生影响。我们的初步分析显示,信贷息差纯属巧合而非经济增长活动的领先指标。谘商局领先指标指数(不包括信贷息差)持续上升,目前显示今后将出现温和增长。

经济环境将维持艰难,风险上升仍然存在。按目前水平计,原油价格较我们构建基线预测时所用的假设低10美元。虽然我们很清楚油价下跌的影响好坏参半,但油价下跌不会导致全球经济衰退。事实上,由于油价下跌将使通胀降低并使实际收入高于原先预期,所以消费方面仍存在意外上升的空间。

美国方面或存在进一步上升空间,油价长期低企将会扭转储蓄率上升的趋势,而过去数月的情况已证明这点。部分人士认为,储蓄率上升是由于消费者质疑油价下跌的可持续性,油价低企维持时间愈长,家庭愈有可能将这种意外收穫纳入长远收支的考虑之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