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明知是玩玩,却仍然会晕船?

都是大人了,情场里打滚也好一段时间,那些得到的、得不到的好像也看开,有些在APP或夜店里认识的,打从接吻的那一刻就没有奢望过永恆,为什幺,最后还是受伤了?

有些人以为,只要不放真感情就不会受伤,不要动心就不会失望,大家各取所需一夜缠绵,醒来以后互不相欠,怎幺还是会在意?其实,一直以来妳都想错了,会不会晕船并不是妳「决定」的,而是看妳在这段感情里面放进多少心力而定──更多时候,那些一开始就要求自己「绝对不要放感情」的人,反而是晕船晕最兇的人──如果妳不是对感情如此渴望,又为何要压抑自己?

很多事情,越是抗拒,反而越是鲜明。

玩咖都在想什幺?

俗话说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想知道为什幺自己玩不起,得先知道玩咖脑袋都在想什幺。根据苏巧因(2008)的研究,惯性劈腿者通常在爱情风格上可能会有下面的特徵*(妳可以看看「他」符合几个):

1. 手段游移:习惯用策略或手段来「赢」得感情,欲擒故纵是基本,已读不回是常态,可以同时脚踏多条船,自己快乐最重要。

2. 肉体慾望:只要是我喜欢,有什幺不可以,很在乎肉体的亲密与爱抚,胜过心灵的沟通。

3. 感情悲观:觉得世界上根本没有永恆,不敢投入太多感情,因为不想再受伤了,所以不愿意说太多自己的事。

4. 玩玩心态:不相信爱情可以永不褪色、也没打算一起克服感情中的困难,听到「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就会翻白眼翻到屁眼。

妳之所以玩不起,会不会是妳只符合上面的一部分(如感情悲观),却没有能无痛地接纳某些价值观(如手段游移)?

为什幺会陷下去?

        从玩玩走向晕船,往往并非我们能控制。过往解释「爱」的心理学理论有很多,但整体来说我们之所以会「不小心爱上一个人」,通常涉及下面的几个过程(可以参阅此文):

1. 吸引:觉得他是妳的菜,或至少不讨厌(Amodio、Showers,2005;Lutz-Zois、Bradley、Mihalik与Moorman-Eavers,2006)。

2. 投射:有些时候,我们会想像一个「理想情人的样子」,然后尝试将对方塞进这模型里面。当然,妳也可能会渐渐觉得他跟妳「有些地方好像」(Zimmer-Gembeck、Ducat,2010)

3. 投资:彻夜的聊天、无眠的等待,妳知道心里开始在意他,很多事情就开始变得複杂。

「妳在玫瑰花身上所花费的时间,使妳的玫瑰花变得那幺重要。」小王子曾这样说。如果妳的「玩玩」已经走向投资阶段,那幺在新的对象出现之前,妳可能还是把自己的心,放置在这个炮友上面。

妳不是玩不起,而是伤不起

那幺,这些玩咖情人最后的下场是什幺呢?根据多年来的玩咖研究(好友万万睡,Friends with benefits)(Bisson、Levine,2009;McConnell、Brown、Shoda、Stayton与Martin,2011;Quirk、Owen与Fincham,2014),那些心里想说不要认真就不会受伤的人,在失去这段感情之后(例如炮友失联),很多都还是受了伤──他们还是会难过、还是会失落,只是有些人,很快又跳到另一艘船(或很多艘船),饮鸩止渴(Brumbaugh、Fraley,2014;Spielmann、MacDonald与Wilson,2009)。

发现了吗?妳不是玩不起,而是伤不起。之所以会伤不起,是因为在妳心里的某一块地方,其实还是渴望着爱的。那样的嚮往,那样的渴望,那样的奋不顾身飞蛾扑火,跟「认真就输了」却终究陷落的难过,都在提醒妳:「其实,我还是希望,有人能爱我。」

但这样的一种相信,比起那些不断跳船却不愿意面对现实的人强多了。

因为,否认并不会带来幸福,接纳才会。

--

*注解

其实每个人可以有很多个风格(各个风格之间并不是互斥的),不过劈腿者(相较于无劈腿经验者)在「悲观保留」、「游移手段」、「肉体感官」三项分数较高,「真情投入」与「婚姻目的型」较低。

延伸阅读

Amodio, D. M.、Showers, C. J. (2005)。 'Similarity breeds liking' revisited: The moderating role of commitment[Article]。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2(6),页 817-836。 doi: 10.1177/0265407505058701

Bisson, M. A.、Levine, T. R. (2009)。 Negotiating a Friends with Benefits Relationship。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8(1),页 66-73。 doi: 10.1007/s10508-007-9211-2

Brumbaugh, C. C.、Fraley, R. C. (2014)。 Too fast, too soon?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into rebound relationships。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doi: 10.1177/0265407514525086

Lutz-Zois, C. J.、Bradley, A. C.、Mihalik, J. L.、Moorman-Eavers, E. R. (2006)。 Perceived similarity and relationship success among dating couples: An idiographic approach[Article]。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3(6),页 865-880。 doi: 10.1177/0264407506068267

McConnell, A. R.、Brown, C. M.、Shoda, T. M.、Stayton, L. E.、Martin, C. E. (2011)。 Friends with benefits: On the positive consequences of pet ownership。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1(6),页 1239-1252。 doi: 10.1037/a0024506

Quirk, K.、Owen, J.、Fincham, F. (2014)。 Perceptions of partner's deception in friends with benefits relationships。J Sex Marital Ther, 40(1),页 43-57。 doi: 10.1080/0092623X.2012.668513

Spielmann, S. S.、MacDonald, G.、Wilson, A. E. (2009)。 On the Rebound: Focusing on Someone New Helps Anxiously Attached Individuals Let Go of Ex-Partners。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5(10),页 1382-1394。 doi: 10.1177/0146167209341580

Zimmer-Gembeck, M. J.、Ducat, W. (2010)。 Positive and negative romantic relationship quality: Age, familiarity, attachment and well-being as correlates of couple agreement and projection。Journal of Adolescence, 33(6),页 879-890。 doi: 10.1016/j.adolescence.2010.07.008

苏巧因 (2008)。 劈腿者之人格特质,爱情风格与冲突因应策略之研究。中国文化大学心理辅导所未发表之硕士论文。

为什幺明知是玩玩,却仍然会晕船?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他是认真还是只是想玩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