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孔校地风波:独中斥国中窜改历史‧1962年创校非1906年

尊孔校地风波:独中斥国中窜改历史‧1962年创校非1906年(吉隆坡)尊孔独中与尊孔国中掀起一场激烈的校地主权争夺战!到底独中仰或国中,才是真正“亲生子”,有资格继承“尊孔学校”这个百年基业资产。尊孔学校于1906年创立,因历史因素尊孔学校于1962年接受开製成为尊孔国中,而尊孔独中也在此环境下诞生。尊孔独中董事会週二(6月1日)召开记者会声明,他们将认真考虑不让尊孔国中董事会,使用尊孔独中的设备与空间,包括禁止对方在7月10日使用独中礼堂举办“尊孔国民型中学104週年校庆暨筹募教育基金”晚宴。或禁用礼堂办校庆晚宴他们声称,禁止对方使用学校设备,主因是不满国中董事会“窜改历史”,为了达到向政府申请列为国家文化遗产目的,对方不惜把国中办校日期,由1962年“推前”至1906年,目的是不想让独中恢复对这座校舍的行政管理权。他们指出,尊孔国中借用了近半个世纪的旧校舍乃尊孔创校先辈于1917年购置的校地,1920年兴建校舍,1922年正式启用。1962年,尊孔中学在反对华文中学改制的抗争失败,才出现独中与国中两校并存于同一校园的格局。“正确来说,国中于1962年才办校,只有48年历史,何来104年週年庆之说?我们严厉谴责国中董事会的这种欺骗做法,他们既不尊重本校主权也有蒙骗社会大众之嫌。”以尊孔独中董事长沈德和、副董事长骆清忠及谭志江为首的尊孔独中董事会、家教协会及校友会逾20名成员,今日(週一,5月31日)在尊孔独中会议室召开记者会,针对尊孔国中董事会借由搭建遮棚走道不果,进而挑起破坏两校友好关係的行为,作出正式回应。沈德和代表董事会向两校及外界保证,儘管两校董事会发生严重分歧与摩擦,但两校的师生之教学活动及校园生活不会受到此因素干扰,他们希望国中董事会也作出相同保证。此董事会重申,尊孔独中是一所守护着创校先辈胼手胝足建设起来的家业,继承华教先辈发扬优秀中华文化的光辉传统,及延续尊孔中学维护民族教育的使命之正统华文中学。他们强调,尊孔校地的拥有权是不容置疑、不受争辩、更不可讨价还价的,而任何欲瓜分、霸佔本校校地的企图,必将遭可耻的失败。儘管两校董事会闹分歧,但独中董事会仍表态,欢迎国中董事会回到谈判桌上解决问题,也欢迎第三者充当鲁仲连协助化解两校之间的矛盾和纷争。承担错误马华应助迁校尊孔独中董事会呼吁政府,特别是始作俑者的马华公会,应更积极认真地协助尊孔国中的迁校,毕竟历史上由马华所犯的错误,今日的马华有责任去承担及纠正。骆清忠指出,从1990年全国大选开始,国阵政府曾许诺搬迁3所国中,即大山脚日新、巴生中华及吉隆坡尊孔国中。20年后的今日,前两所已搬迁并获良好发展,唯独尊孔国中依然如故。他说,面对马华公会的一再承诺及一再食言,尤其是在国中迁校事件上戏剧性的演化,令人看了眼花缭乱,令他们不禁要问国阵政府的许诺何在。他披露,週二(6月1日)早10时,尊孔独中董事会将到布城与魏家祥会面,希望会面后将为此事带来一定结果。吴建成在记者会上吁请迷路的尊孔国中董事会悬崖勒马,除非对方能捍卫先贤陈修信所强调的“三分之一时间教授华文”在国中真正实行,否则就不要变成一只老虎挑衅和对抗独中。在沈德和发表声明前,大会播放一则于去年12月所拍摄的短片。短片中的主人翁,是国中董事会数名成员,他们与保安人员起冲突,其中一人还责备保安人员是“笨蛋”,也拿起电话召警察到场。这名男董事会成员对着保安人员说:“如果你被老闆辞退,我赔偿给你!”。另一名女成员则带着“摄影师”到孔像面前,示範甚幺叫“无眼看”,接着就拿来国旗为孔像“闭目”。促交代校地转林木生集团尊孔独中董事会要求尊孔国中董事长丹斯里郑福成,针对尊孔国中加里尔高峰(Puncak Jalil)新校地已转移给林木生集团一事作出交待。骆清忠引述《星洲日报》的一篇报导:时任马华总会长丹斯里黄家定见证尊孔国中位于加里尔高峰的新校地地契转名签约仪式,由郑福成与达南企业公司执行董事蔡金兰签署地契转名合约。他指出,八打灵县土地局于发出地契,已在2月27日移交给尊孔国中,郑福成亦垫出2万6000令吉地税。“可是,到了今年4月12日,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却声称,尊孔国中搬迁计划无法落实,原因是达南企业所捐献的土地不适合兴建学校。”可依山分层而建“魏家祥还说,仅是刬平有关山地的费用,就已超过千万令吉,加上达南集团已把有关地段转移给林木生集团,因此迁校计划再被搁置。”他以一名工程师专业的身份指出,山地不足以成为一个阻挠建校的理由,因为根据他的观察,新校地的高低层次比加影董教总新纪院学院还“平坦”,既然新院可依山分层而建,国中为何做不到?他举例,新加坡大学、南洋理工大学及香港大学,都是在山地建校的最佳例子。反对三岔路口旁建走道尊孔独中董事会明确表示,基于安全理由,他们绝不赞同让尊孔国中董事会在校园南区的三岔路口旁搭建遮棚走道,惟他们愿意考虑尊孔国中校长卢月香早前建议的替代方案,即在校园北区,从国中校舍搭建一个L形遮棚走道,衔接独中校舍北翼。此董事会指出,他们没任何理由反对国中搭建遮棚走道,让学生免受日晒雨淋之苦,但建棚地点却无法让人认可,因为在孔像前横搭遮棚有碍观瞻,同时将妨碍大型交通工具,尤其是消防车进出与运作。同意L型走道衔接2校“事后观察发觉,南区三叉路口是两校上学、放学期间的来往区块,交通频繁,国中学生若取道此处进出食堂,将面对很大交通意外威胁。”他们披露,去年12月21日,卢月香校长本着和睦共处、友好协商的精神主动面晤本校吴建成校长,献议考虑在校园北区两校校舍之间,搭建一L型遮棚走道,衔接两座校舍,以作为替代方案。“吴校长对此建议给予积极回应,而董事会于1月21日的两校代表首次协商会议中,亦表示原则上愿意考虑有关替代方案。”“惟国中仍坚持在原地搭建遮棚走道,我们惟有致函坚持立场,并建议对方认真考虑卢校长的替代方案,双方互动此后就陷入僵局,还扯出校地主权受质疑风波。”沈德和说,两校共处50年来皆相安无事,彼此以学生的利益为最高原则,他们此次逼不得已表态捍卫权,坚持先贤所创办的学校,不应交由政府去决定他的主权,因为民族教育的地位,是毋庸置疑且不容争辩。‧2009.05.31

上一篇: 下一篇: